XR市场上半场:东方不亮,西方亮,VR弱,AR爆发

日期:2023-09-05 10:58:45 / 人气:135

“今年6月,苹果高调发布Vision Pro,库克高喊“开启空间计算时代”,让整个XR行业兴奋不已。不过好像两个月后再看Vision Pro的影响就没那么大了。爱奇艺的VR业务《冒险》甚至传出裁员的噩耗,上半年XR市场发展也呈现两极分化。那么,XR行业会走向大爆炸吗?
XR市场:VR降温,AR升温。
今年年初,雷科技报告了2022年国内XR市场的增长情况:VR设备出货量首次突破100万台,ar历史性地实现了10万台的首次出货量。即便如此,2023年,行业迎来了新的市场趋势。
2023年上半年,XR设备销量下滑明显。根据Roto Technology发布的最新报告,2023年上半年,中国消费级XR设备(包括AR和VR)全渠道销量为38.2万台,同比下降38.6%。其中,线上开放零售市场(不含吉快等内容电商)销售13.8万台,占全部渠道的36%,同比下降40.2%;销售额为4.3亿元,同比下降36.5%。
雷鸟Air Plus,图/雷鸟创新
但XR市场其实包括VR和AR两大类,整体销量下滑主要是受VR设备拖累。较早商业化的VR在存量市场中占比极高,其下滑明显拖累了XR的整体业绩。上半年VR设备线上销量为9.7万台,同比下降56%。
VR的没落主要是因为头部玩家销售政策的调整。2022年,字节微微发布了VR新品Pico 4。在巨大的财政补贴和流量倾斜下,Pico实现了大爆发。根据IDC的数据,Pico Neo 3(50.5万台)和Pico 4(21.7万台)的销量达到创纪录的72.2万台。不过这个成绩并没有达到100万单位字节的目标。据媒体报道,今年年初Pico已经将年销量目标下调至50万台(消费市场35万台)。
如果只看AR市场,其实是在快速放量的阶段。上半年销量4.1万台,同比增长340%,大部分头部厂商都实现了爆发。根据艾瑞咨询的报告,雷鸟创新、XREAL(原Nreal)和Rokid在上半年的在线份额为75.5%,其中雷鸟创新以32.9%的市场份额排名第一,其次是XREAL和Rokid。
图/艾瑞咨询
AR市场的持续增长是因为产品的不断进化。光学技术的进步,计算性能的提升,元器件成本的降低,使得使用更通用的AR设备成为可能。头部玩家已经意识到AR设备在个性化、便携性和私密性方面的独特价值,不断改进AR设备,使其更轻、更易佩戴、体验更强。同时,他们努力促进系统应用和生态的繁荣,同时保持AR设备与VR、手机、PC等个人便携设备的不同价值,拓宽其使用场景。
例如,为了丰富AR眼镜的内容,雷鸟创新在5月推出了独立应用终端“雷鸟盒子”,内置主流视频平台,提供海量超高清视频资源,支持无线投屏、连接TF/U盘等多种形式进行内容扩展。以AR眼镜为主体,可以实现更好的观看体验。除了雷鸟创新,友商也推出了类似的产品如XREAL Beam和Rokid Station。“分离主机”和“AR眼镜”的创新形式,为AR眼镜带来了新的可能。
像雷鸟的盒子这样的“独立主机”负责AR眼镜的部分计算,与AR眼镜紧密配合,让它们可以不依赖手机、电脑等设备使用。未来,随着“独立主机”承载更多的计算负载,AR眼镜的主体将变得更薄,并将填充更多的传感器,为用户提供更强的视觉体验和空间计算交互。
光学是基石技术,光波导是AR的未来。
光学显示技术一直是XR产品迭代进化的关键,堪称“基石技术”。
VR光学方案从“菲涅尔”彻底转变为“煎饼”方案,后者的量产技术已经成熟,可以让设备更薄,从而拥有更好的佩戴体验和更好的成像质量。在显示材料方面,未来VR最大的吸引力在于微型有机发光二极管屏幕的普及。
Apple Vision Pro配备了微有机发光二极管(硅基有机发光二极管)屏幕,亮度高,在小尺寸下可以实现超高分辨率,大大超越了——VR头戴设备的主流屏幕Fast-LCD屏幕。但微有机发光二极管屏幕成本高,目前只有少数产品“买得起”,3499美元(约合2.5万人民币)的Vision Pro也只能是“土豪的玩具”。2024年,随着Vision Pro的大规模出货和半导体显示产业的发展,微型有机发光二极管的成本有望不断降低,并逐渐“分散”到更多的VR头戴设备上。
由于AR眼镜的屏幕尺寸更小,亮度要求更高,微有机发光二极管屏幕被广泛使用,包括雷鸟创新、XREAL和Rokid,这些都具有先天的视觉优势。光学方案方面,AR设备未来大有可为。
目前AR还没有相对统一的光学方案。水盆方案市场普及率最高,整机重量可控制在80g左右,但其光模块较大,镜片较厚,透光率相对较低。光波导方案可以让设备更轻,让图像有更高的透过率和显示亮度,有望成为AR眼镜的主流光学方案,包括已经在做前瞻性战略布局的雷鸟创新头部玩家。
雷鸟X2,图/雷鸟创新
在CES 2023伊始,雷鸟创新性地推出了光波导方案的雷鸟X2,搭载全彩Micro-LED+衍射光波导显示方案,率先实现了亮度高达1000尼特的全彩双目显示。OPPO和努比亚也开始了这个方向的探索。OPPO Air Glass 2和Nubia Neo Air都采用了光波导方案。
从光学技术的应用来看,VR设备已经相对成熟,其最终的产品形态和体验上限已经显露。能否持续爆发,关键在于应用生态的成熟和应用场景的拓宽。但AR设备还是一个“新生少年”,未来能在多大程度上实现视觉体验和人机交互还是未知数,这意味着它仍有很大的应用潜力和想象空间,未来可期。
XR的新故事
“今年是国内VR/AR行业激动人心的一年。苹果MR迎面的出现,让整个行业看到了未来的发展方向。XREAL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徐驰今年在接受MWC采访时表示,在创业之前,他是ar明星公司Magic Leap的成员。
苹果Vision Pro的诞生是2023年XR行业的里程碑。苹果做不做一个产品,往往是产品对应的行业是否成熟的标志。随着苹果的进入,相应的工业化进程往往会加快三到五年。同时,苹果进入XR行业也显示了这个市场的战略价值。库克认为空间计算将开启移动计算之后的新时代,因此即使苹果内部有不同的声音,他也坚定地推动Vision Pro业务——这也是他在苹果10多年来推出的最重要的新产品。
苹果Vision Pro的产品形态选择已经预示了XR未来的发展方向:更符合人类自然习惯的AR“眼镜”更有机会普及,“孤立”的头戴显示器将只适合专业场景。
以前不是没有厂商“用VR产品形态做AR”。微软HoloLens和Magic Leap都意识到现有技术无法达到“轻量级AR眼镜”的目标,因此选择了更大更重的耳机形式。
Vision Pro的突破在于它可以提供VR体验,就像苹果宣传中的沉浸式观看一样,还可以通过多个外置摄像头、自研R1芯片和超低延迟技术实现AR体验。Vision Pro是AR还是MR设备其实并不重要,但它表明了苹果的态度:它必须花费大量精力来解决一个问题——用户希望获得沉浸式体验,但又不想被“孤立”。
图/苹果
Vision Pro并不是唯一兼顾VR和AR优势的解决方案。国内AR头显玩家先深挖光学显示技术,做好AR眼镜的“显示”功能和人机交互,再想方设法增加自己的“计算和处理”能力,以支持更丰富的内容和应用,比如雷鸟盒子,这是轻量级AR眼镜从简单的“显示器”向计算设备转变的标志。自此,轻量级AR眼镜也具备了独立计算和续航能力。
事实上,无论是AR、VR、MR还是其他任何R设备,最终能否取得市场成功,都取决于用户花钱投票。为了让更多的用户心甘情愿地为其付费,任何设备都必须回答一个关键问题:它为用户提供了什么“价值”?
比如PC满足人们的办公需求,智能手机一开始只是通讯+娱乐+上网。乔布斯为iPhone写的笔记是“手机+iPod+上网设备”,后来手机拓展了应用生态,满足了用户在生活和工作中的需求。
XR设备的成败其实可以归结到“用户价值”上。上半年逆势爆发的AR设备,在个人隐私、随身携带、随时随地看电影的刚需场景中发挥了独特的作用,获得了第一批规模化用户。未来,随着显示屏和光学方案的迭代,随着眼球追踪、手势交互、内外定位等空间计算技术的成熟,以及“独立终端+AR眼镜”带来的更大计算能力,AR设备也将在更多场景为用户创造新的价值。
Vision Pro还没有发布,现在讨论它的性能还为时过早。人们习惯于高估新技术的短期影响,但低估其长期价值。从长远来看,XR行业依然前途光明,但要形成一个像移动互联网这样庞大的行业,依然“漫长而漫长”,雷鸟创新者依然需要不断创新。"

作者:焦点注册登录平台




现在致电 8888910 OR 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→

COPYRIGHT © 焦点注册登录平台 版权所有